天道爷为了让我安静写作业 真是辛苦了

2017-10-04  | 2
 

老子发起飙来官方都骂。

你圈官方人物形象崩塌,举实锤都用不着挑日子。

2017-10-04  | 1
 

我曾在冰原上播种蔷薇。



  

我从弗尔萨瑞斯的挚友手中带回的索达陪伴我走在皑皑白雪中,我在东楻之国采摘的幻光花早已干瘪失去了生机,我几乎要忘却塔帕兹绚丽夺目的烟花典礼。每一个黎明从睁开双眼那一刻起,所见的只有冰与雪交织的舞曲。我盘起过肩的黑色长发,却不可避免它被大雪镀上银白。这里的天气永远是极寒,冰封着万物,用惨白的色彩将这世界涂抹。我栖身在小小的山洞躲避这漫天的风雪,口中呼出的淡淡白雾在零下的低温中凝聚成霜,阴冷的风在耳边肆意吼叫,从海洋深处咆哮着奔跑至此。雪花是凝结的眼泪自最高处落下,渲染这片银白。我看着眼前的景物模糊成一片失去了应有的轮廓,转过身在岩壁上用冰冷的石块画上一道浅浅的印痕,尚...

 

维赛。《Letter》信。

  

赛科尔·路普:

  

展信安。

  

我必须承认在我写这封信件的一开始,对于收件人的前缀思考了良久。何种肉麻的称呼都试想过,最后体会到了什么是你以前说过的恶心到自己,于是干脆直接写上你的尊姓大名以表诚意。顾然我与你的关系怕是不止直呼姓名,可若是换一种方式相称谁都不会习惯。

  

真诚来说,我不擅长写这些没有实质内容的信,它始终让我感到莫名的乏味。不过是陈词滥腔,既没有关乎下一次任务的行动方案,也没有期末考核的注意事项,可有时候某些堆积已久的情绪不通过这种方式怕是难以传达。只是你怕是永远也无法收到,又或者已经了然于心。谁说的...

 

开始写正儿八经的小说。

是 西幻,没毛病,嗯嗯。

2017-09-18  | 3
 

我 坚强 乐观 开朗

掉粉 不可怕

2017-09-17  | 1
 

《剧场假象童话》。

*

并不是每一个故事都有很久很久以前作为开头,追随着圣贤的道义,漫溯时间的洪流,我们会同他一并抵达某个时间的节点——也许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

蜷缩起的五指无法抵御寒风,冰霜在他的骨节处开花,人声鼎沸的街道上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那小怪物抿着唇,不言不语,将自己包裹成一个茧埋在巷尾。

他们笑话他太过敏感,没有岩石般的心脏,稍微锋利一点的语言就足以让他遍体鳞伤;他们说他太过脆弱,失去了庇佑的钢铁之躯,火焰便足以让他粉身碎骨;他们还说他甚至愚笨到令人心疼,没有第三只眼用于判断事物的价值。这世上所有人都拥有一套完美而精密的系统,教会他们如何无坚不摧,如何审时度势,如何虚与委蛇,如何享受身为人类应有...

 

想写Alva大陆系列,总觉得西幻苦手…。

 

*

我站在北上的火车上,假装自己是个超凡脱俗的人物。

车厢里混杂着汗液和劣质香水搅拌在一起的诡异气息,让习惯了汽油味的人打了个喷嚏。时不时有人和我擦肩而过,他们骂骂咧咧,比铁轨摩擦的声音还刺耳。

这不是我想闻到的,或者我想听到的。

身边的小青年眼神空洞地划拉着手机,对于喧闹声置若罔闻,仿佛世界只剩下耳机里不知名的乐曲。服务员推着餐车,扩音器在人声中呼喊着快餐二十元一份,而后不出所料地被淹没;偶尔有人伸手掏钱要一份土豆牛肉,片刻后总会大声抱怨只有土豆青椒,唯一的作用是让垃圾占了车厢的更多空间,而不是填满他们胃部的空缺。小孩子在奶声奶气的哭闹,他的兄弟梳着板寸头板着脸训斥他——分明也是个小毛孩,...

 

“听说了吗,有人死了。”

烟圈在我头顶晃悠悠的消散,生与死在这些嘻笑怒骂的生者眼中,早就习以为常。

2017-09-02  | 18 1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