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么不问政治最基本的常识要有,无论是仇富还是愤青,唯恐天下不乱的都是傻[——]。

2017-08-22  | 3
 

已跳坑原创,sot可取关。

 

我觉得我现在跟自家八月小哥哥一样,除了自艾自怨就是固守着一方净土死活不愿意放手。

Tan90。

 

关于他的童年。

小时候邻居压根不知道隔壁老王家还有个小儿子,直到自家的书不停失窃才发现后墙有个一个人高的洞。著名的贫民窟里出个小偷不意外,小偷还是瘾君子家的更不意外。

可惜这位贼人只存在于父老乡亲的闲扯之中,他们大多数不愿意送小孩去上学,除了老王旁边相对而言特别富有的那家。读书没用,出来还不是卖菜,去不了什么米国有什么读头,回来种田吧。

夕阳西下,几个老爷爷堆着满脸褶子,再用愁绪一个个填满,摇着蒲扇说要提防小偷了。

可惜,后来那小孩被送去上学了。对,上学了,还是城里的小学。

紧接着,单身汉老王带着他儿子进了城,就再也没了音讯。

王砚就是在这种无知而又荒诞的环境中长大的,父亲常年不在家,所以他沿着后墙...

 

第一次尝到甜头是在小学,学着网络上一堆玛丽苏写小说,发到网上难得上了热门。后来觉得幼稚就不想这么做了,可是还是很想证明自己。

于是至今——石沉大海。

写作是写给自己看的,不是给别人看的。

而以写作为生则恰恰相反。声音注定被淹没,注定无法呐喊,注定比不过喧嚣比不过所谓主流,不断地磨砺到自觉完美无瑕,而后连打醒自己的人都没有一个。

无论是对沉默的创作者的一味鼓励,还是对神堂上人的捧杀,都是将他们踹进地狱。

何为胜者,何为智者?

你有屠龙之心,却无屠龙之刃。
纵此生碌碌无为,也不惧被笑为痴人。

2017-08-13  | 6
 

“你于我而言,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从今天起好好睡觉,好好写文,好好学习。

三年之后在科技大等我,然后去上海找喜欢的人。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2017-08-08  | 2
 

瞎逼逼。

是个三流网文写手了,一年前还看不起这玩意觉得没营养,现在写的爽(。)

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写不好东西,非常、非常尽力地在构建完整生动的世界。没有东西写很苦恼,又不想在原作框架上继续搭建,索性独立出来。然而我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不擅社交没人看又会发疯。指望着哪天能签约。

到了现在反而有些回归初心了,任何人都有呐喊的欲望,作者尤其如此。

2017-08-04  | 1
 

闲敲棋子落灯花。

时至今日我蜷缩在被窝里听空调风扇的声音,陈旧而混浊的空气灌进鼻腔,逼迫自己呼吸。我无比地期望天堂没有这样炎热的夏天,最好一年从头到尾都适合人安眠。赛赛还趴在床头,毛线短衫被扯的歪歪扭扭。

忽然就变得很不可爱了。

2017-08-02  | 3
 

复档。

想来不应该为了抽身而退对不起自己写过的东西,虽然觉得像rap,但还是要腆着脸让大家见笑。

2017-07-30  | 1
 

维赛。《眼泪》Tears。



你同他一起长大,所以你清楚那个灰蓝色发少年生命中的一点一滴。

小时候他的身高还比你矮2cm的时候总是喜欢一脸骄傲地搂着你的肩让你喊哥哥可是你一次也没应允过,所以他有些不开心地开始嚷嚷维鲁特维鲁特你怎么整天板着张脸都不笑啊。最初你没有作声只是端坐在微微摇晃的秋千上攀住藤蔓,安静地凝视着他含着笑意的眸,浮动着午时错综复杂的光影,灰蓝色。

你喜欢他的眼睛。那是年幼的你第一次从别人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那双眼真是太过澄澈了,尽职尽责地映照着视野之内的所有景色,精心雕刻着拥有者的喜怒哀乐像是稀世的珍宝,随着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变得越来越复杂精妙,蕴含着他赐予的不可分...

 

© ——+! | Powered by LOFTER